— 芰荷十四寒 —

【all一方通行abo】单行道

【排雷】

*all一方通行向

*只看过动画,没有看原著。有大量私设,魔改,以及不好的东西出现

*有强制那啥

*大量ooc出没

*原著向,大量私设以及大量原台词

*文笔渣

*无逻辑

*以上能接受

*有女a男o

【其实这些完全就是满足自己的脑洞……不要较真……】

*

*

*

*

*

一方通行再次醒过来时,除了脑袋有些昏沉和不知道现在情况以为都还好。

阳光透过窗户偷偷钻进房间,窗帘被风轻轻吹起。一方通行一抬头就看见趴在床脚的最后之作。

阳光打在酣睡的最后之作身上,将她称得如此洁白、神圣。

像我这样坠入黑暗的人……有资格吗?一方通行伸出的手堪堪停在半空,后知后觉把手收回来。

一方通行没有动作,也没有表情,就发呆的看着最后之作的睡颜,她是我最后的救赎……真无聊啊……这种小鬼……

好在不一会儿芳川来了,而最后之作也不在贪睡,悠悠转转醒了。







最后之作坐在一方通行的大腿上,趴在车窗窗沿上欣赏沿途景物,一边看着外面的世界一边开心的说话,借此表达出院的大好心情。

一方通行一把领住坐在他腿上呱噪的最后之作的后领,向后一甩,最后之作躺在后座上。

“不要坐在大病初愈的人的膝盖上往外看啊,你这臭小鬼。”

最后之作在旁边叫嚷着,一方通行完全无视了她的抱怨,芳川这时告知一方通行他和最后之作会住在她朋友家。

一方通行对此嗤之以鼻,转头看向车窗外,“这类傻瓜人物又多了一个。”





一方通行和最后之作见到黄泉川时,先是被无伤大雅的调侃了一番为营造气氛后,黄泉川自顾的说去把车开来。

看着黄泉川的背影,一方通行开口道,“真的没关系吗?让我这样的人住在你家里。”

这番话却换来黄泉川的思考,“阿拉,让我想想啊,客房还有……”

“不是说这个,想要匿藏我,就等于跟整个学园都市丑陋的阴暗面为敌……死了,可不要怪我哦。”

“没问题哦”,黄泉川接下了一方通行的话。

“你的名字会被登记在那些家伙的黑名单上哦。”

“让那些家伙改过自新刚好是我们的工作。”黄泉川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,“你比传闻中看起来要容易救助多了,嘴上说着说那,就是想把家主的风险消除,也就是说——想要保护我们的心意,可是漫漫一片啊。”

一方通行最后还是叹了口气,“所以我才受不了这类笨蛋。”





“话说啊,一方通行的第二性别是什么呢?”前面开车的黄泉川突然打破沉默。

“蛤?”被提问的第一位发出了短促的音节。

“啊,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来了发情期的话也有所准备。”

“御坂也好奇,御坂御坂带着一探究竟的心思附和道。”

“喂,我说你不要凑热闹啊!”

芳川乘一方通行对付最后之作时,快速的抖出一方通行的第二性征,“是omega哦。”

“诶——”黄泉川和最后之作同时发出叹慰,“没想到啊,第一位居然是omega呢。”黄泉川带着调侃的语气。“是的呢,御坂御坂也点头赞同。”

“顺带一提御坂的基因提供人也是alpha哦。御坂御坂骄傲的说到。”说这话的时候最后之作的头顶的呆毛一晃一晃的,无不显示她的扬扬得意。“啊,不过芳川和我是beta呢。”黄泉川的安慰并没有什么作用。

极度隐忍的一方通行有种想要打开电极试试性能的冲动。

回想起觉醒第二性征那天,是被那个level0的下三滥打败的那天。

对面两个人都散发出强烈的alpha气息,本来那时的一方通行还没有觉醒,但在这种刺激下就有了渐渐觉醒的趋势,而且真正觉醒的时候是被那个下三滥打到觉醒的。

至于那天是如何度过的一方通行已经记不清了,中间曾迷迷糊糊回过一点意识,只看见有人伏在他身上,可他什么也感觉不到,他再次投入黑暗的怀抱。

第二天醒来似是被敲碎全身的骨头,然后再一点一点拼好一般。

那时芳川和冥土追魂站在病房门口,告知他的第二性别。

是该庆幸不良少年找上门时没有被他们的气味刺激到发情吗?还是救最后之作时没有暴露他的第二性别吗?

可恶,都怪那个下三滥。





到黄泉川的家时,他们还插科打诨了一会儿,一方通行无视他们的玩笑话,直径的躺在沙发上,闭眼假寐。

现在时间是1:14。

殊不知过了多久,他再次醒来时已经2:24分了。居然真的睡着了啊。

电视里传来人物清晰的对话,不知出于什么心态,他取下电极,瞬间声音变得模糊、迷幻。像妖精的呓语,黑暗永远为你敞开怀抱。

空旷的客厅,除了电视的声音没有其他任何迹象,只有他一个人?

——tbc——

评论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