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芰荷十四寒 —

【幻想通行】最后没能说出的话


【食用说明】

慎入!!!

短篇

角色死亡

大概就是木原和一方打斗那里,木原被一方干掉了,但一方也活不久了

无逻辑

写来爽爽

ooc

文笔渣,词不达意

慎入!!!





1.

一方通行躺在沙发上,在这房间里唯一一处完好的地方,然后背对着照不到他身上的月光。

他用一只手枕着头,另一只手搭在侧面,身体微微蜷曲,像个需要拥抱和温暖的孩子。

只要一躺下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那人的面容,他的怒视,他的愤怒,他的英勇,他为了保护一群和他素味平生的人而挺身而出……但是出现在脑海里的,独独没有他的笑容。

真是愚蠢。你啊。

他拥着黑暗入眠。





2.

当电话接通的那一刻,一方通行就知道是他。这次又是因为最后之作那个臭小鬼卷入这场纷争吧。

是傻吗这个人?会送命啊……

“快把这个手机丢掉,回到你的世界去吧。明天醒来你就会忘记这件事。”

“我绝不!”

就算隔着不知道多远的距离,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坚定地通过手机传到他耳边。

啊,真是个笨蛋啊。

“别死啊。”

最后,他听到对面这么说。

“你我彼此。”

别死啊。

是对谁说的呢?





3.

温热的血液顺着下巴流下,在地板上炸开一朵血花。

全身的疼痛嘶喊着,叫嚣着,要撕破他最后一点理智,让他倒下。

电极快要没电了。

对面的敌人只是额角受到不大的伤害而已。

会死在这吗?

不,不会,不会的,我答应过他,不会死的,要活下去的。

那一拳结实的打在了脸上,他倒下,接着拳脚如雨下。

除了拼死护住的头部以外,其他地方无一不遭受着疼痛的光顾。

现在的电极早已没有任何用处了,就像现在的一方通行,早已失去保护他人的能力了。

就连握紧双拳……也做不到……

“我的最弱之拳,可是很痛的哦。”

他站在他的对立面,浑身是血,右拳紧握,面对都市学院的第一位,丝毫没有恐惧,即使面临生命危险。

在对上他坚定的眼神那一刻他就输了。

真的连握拳都做不到吗?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野兽的嘶吼声。

这个男人——木原数多——

我要杀了他!

在混沌的意识中他站了起来。





4.

“当麻——”少女边跑边叫着这个名字。

“啊,茵蒂克丝!”看到那个向自己飞奔过来的身影喊到。

少女跑到他面前,连气都来不及喘匀就开始说话,“当麻,快点,那个白色的人就要死了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
5.

急急忙忙的跟着茵蒂克丝来到这座岌岌可危的大楼。

白色的家伙……是谁呢?

会不会……

“当麻!快点啦!”

少女的声音唤回了少年的走神。

“喂,茵蒂克丝,那家伙在哪啊?”

“到了。”茵蒂克丝在打开门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。

“啊……”上条当麻看到迷你御坂躺在金属台上,还有……还有浑身是血,背靠金属台的一方通行。




6.

真是狼狈啊。

“啊……下三滥,是你啊……”

不要……

“那小鬼……就拜托你们了……”

不要看向这边。

“帮我给黄泉川带个话吧,再也没有人打扰你了。”

不要过来。

“……嘛,这也是我该得的报应啊……”

不要说任何话。

就站在那里就好。

上条当麻刚开口想反驳,一方通行却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不要说话。”

你什么也不要说,我要自己给自己说再见了。

月光还是没有照到他身上。

“最后……帮我个忙吧……”

最后的最后,他轻轻的给他一个拥抱。




7.

“他很弱。那个人受尽了伤害

不但不能保护手中的东西

连想要拯救这些的双手也伤痕累累

所以我不能再给他增添负担了

这次由御坂来守护他了。

御坂御坂振作起来说道。”





8.

最后之作再次醒来看到的是青蛙医生的脸,“……那个人在哪里?”

“他很快就会回来的,很快……所以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冥土追魂这样回答道,为了确保可信度,握紧了女孩的手。

女孩笑了。

“御坂也想早点见到他,御坂御坂回忆起那个人的样子,幸福地睡去——”

闭上双眼,那滴泪顺着眼角滑下,将纯白的枕头打湿了一块。




9.

今晚的月光,会照亮他碑上的碑铭吗?

沉睡的他是否会收到来自爱人的花束呢?

他是否被人用温暖的拥抱圈住了?

会做什么样的梦呢 ?

呐,说出那句话了吗?

评论
热度(45)